首页 > 财经 > 财经 > 正文

城市“抢人大战”升级 放宽郊区新城落户成趋势

近期,北京引进毕业生政策调整,放宽了落户门槛,这意味着国内超大城市的城市人才争夺升级。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7月16日发布《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文件中放宽适用对象、降低本硕毕业生落户条件、新增计划单列引进项目等调整引起广泛关注。记者还注意到,自去年底以来,多个超大城市放宽了郊区或新城落户门槛,落户政策为郊区导流成超大城市共同选项。

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户籍政策是影响人口流动的重要因素。超大城市放宽人才落户门槛能够给当地经济发展带来活力。但也需要注意,人才引入往往推升房地产炒作预期,需要注意协调。

加大力度

吸引青年人才

新版办法明确,北京市将建立由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主管单位、用人单位组成的三级管理体系,对毕业生实行精准引进、分级管理。

与2018年2月北京市人社局发布的《北京市引进非北京生源毕业生工作管理办法》相比,最新政策有三大亮点:一是政策适用对象新增“毕业两年内初次就业”的毕业生;二是对本科和硕士毕业生的落户条件放开了不少;三是实行计划单列引进项目增加,新增包括市委市政府重点支持的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医药健康等高精尖产业,“两区”建设重点落地项目,本市市级“服务包”企业,重点税源、重点引进、重点培育企业以及独角兽企业,招聘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前200位的国内高校本科及以上学历毕业生,或“双一流”建设学科硕士研究生等。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解读称,毕业两年内初次就业的毕业生是指户口保存在学校或原籍,档案保存在学校或户籍地人力资源公共服务机构的未就业毕业生,或毕业后在拟引进的单位实现初次就业且工作满1年以上的毕业生。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前200位的国内高校目前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南京大学7所。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吴帅对记者表示,此次调整针对性服务于“高层次急需紧缺人才”的特征,尤其是青年人才。青年人才是城市竞争力的核心,谁能集聚一大批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高端急需紧缺的青年人才,谁就能抢占发展的先机。

我国正在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变。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15-59岁人口的比重下降6.7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60岁及以上人口、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均在上升。北京市的数据,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15-59岁人口的比重下降了10.4个百分点,降幅高于全国整体水平。

“政策变化会对于应届毕业生产生较大影响。”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超大城市的户口含金量比较高,或者说户籍的门槛过去比较高,放松后客观上对于毕业生在京定居等都有积极的作用,也将影响北京人才结构和人口结构。他强调,类似人才引入,能够带来红利,值得肯定,当然各地人才导入的时候,往往也是房地产炒作和升温的时候,要注意协调。

落户政策为郊区导流

根据中国城市规模划分标准,城区常住人口超过1000万的是超大城市,500万-1000万之间的属于特大城市。住建部发布2019年城市建设统计年报显示,全国有6个城市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17个城市超过500万。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与2018年版本的管理办法相比,新版办法制定年度指标分配方案遵循的原则由五项精简为四项。其中,保留了扶持郊区、艰苦行业、基层一线发展的原则。而根据公开信息,去年底以来,多个特大、超大城市放宽了郊区或新城落户门槛。

比如:去年12月,广州发布《广州市差别化市外迁入管理办法》,准备在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番禺区、南沙区、从化区和增城区7个区实施差别化入户政策。今年2月,南京市提出,全面放宽浦口、六合、溧水、高淳区城镇地区落户限制,对持有四区居住证、缴纳城镇职工社会保险6个月以上的人员,即可办理落户。今年3月,上海市印发《关于本市“十四五”加快推进新城规划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制定差异化的人口导入和人才引进政策,完善居住证积分和落户政策,引起广泛关注。此外,青岛今年以来已经先后降低个别县域和新区的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

分析认为,户籍政策是影响人口流动的重要因素。放宽郊区或新城落户,有利于补充这些地区人才不足的短板,同时年轻人也是消费、创新创业和就业的主体,将加快当地的发展。

严跃进表示,类似精准引进的政策,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大城市户籍政策调整的导向。尤其是部分落户门槛放松,其有助于相关人员的更好落户。另一关键点是,类似做法至少说明过去严苛的户籍政策在放松,其具有积极的意义和导向。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

人才引得进,还要留得住。在严跃进看来,后续需要在租房落户等方面积极发力,真正促进人才的安居乐业。要充分保障此类群体的各类发展需求,不能简单以提供住房或减免租赁住房租金等来刺激人口导入,更多是要给与人才各类新的保障,包括人才发展计划等。

“人才流动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吴帅表示,新版引进人才管理办法靶向性解决符合条件群体“不能留”的问题,接下来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政策解决“不敢留”的问题,例如降低人才住房成本。

来源:证券时报